为何有的病例在核酸和抗体检测阴性后还被确诊专家回应!

(原标题:为何有的病例在核酸和抗体检测阴性后还被确诊?专家回应!)

7月1日下午,北京市第138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闻发布会召开。北京青年报记者从现场获悉,现场有记者提问,有的病例确诊前两次核酸和抗体检测结果均为阴性,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2020年受疫情影响,投融资普遍受阻,但据我们观察和了解,机构对于保险赛道的投资热情并未降低,而是在上升。”云九资本投资人沈文杰对投中网表示。

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2019年,保险行业发生融资事件124起,交易金额约为330.7亿元。2020年上半年,在经历过一波集中投资之后,加之疫情影响,保险领域的投融资热度稍减,共有22起融资事件,融资金额约为40.4亿元。

上市首日暴涨138%,软银借力扳回一局

未来,这一赛道会迎来新的爆发吗?

值得注意的是,不论是从交易数量还是投资金额来看,VC都是主要力量。根据CVSource投中数据,2019年至2020年上半年,VC贡献了约46%的投资,其次为PE约39%、企业投资约12%,战略投资、战略投资者以及券商直投的比例均不到1%。

“长期来看,疫情带动了线上线下的营销模式,对于保险行业或将具有深远的正面影响,数字化发展将成为2020年的重要战略。”爱心人寿表示。

事实上,疫情让人们敏于发现问题,勤于防范风险。健康险产品在此背景下爆发式的增长,即已表明人们对于分散家庭风险的认知更深一步,并付诸实践。这也为已经一些在健康产业领域精耕细作的险企带来机遇,着手构建起“保险+医养”的商业闭环。如泰康集团、爱心人寿,都已进入了模式的深度探索且已面向市场。

12日,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助理部长布雷特·吉鲁瓦尔在接受美国全国广播公司采访时公开表示,福奇“不是百分之百正确”,他还评价福奇是从“一个非常狭隘的公共卫生角度”看待新冠疫情的。

“长期来看,保险是一个非常大非常好的行业,这一点国外已经验证,而中国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在这一赛道中,那些能够真正抓住市场趋势、业务具有爆发性、团队强大并能把握国情而非一味照搬国外模式的公司,将是值得投资的。”沈文杰表示。

根据全球最大保险经纪公司之一韦莱韬悦(Willis Towers Watson)报告,2020年第一季度,尽管疫情影响,全球仅保险科技(InsurTech)领域的投融资交易的数量就达到96笔,创下历史新高,总融资金额达到9.12亿美元。

此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福奇还经常甩出“金句”。今年3月,福奇在接受《科学》杂志采访时表示,对特朗普的一些表态并不认同,但“我总不可能跑到麦克风前面,把他推下去吧。”这一表态被认为是福奇最无奈的自嘲。

值得注意的是,红杉、高瓴等头部机构已经进行了布局。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红杉中国、高瓴资本、君联资本、启明创投、同创伟业、达晨财智、纪源资本等多家机构均已下注。2020年上半年,高瓴资本投资了保险科技服务商CCCIS,红杉中国领投了健康险科技服务商天使轮融资暖哇科技。

虽然采访受限,福奇近期还是利用各种机会,反复强调一个观点:在确诊病例激增的情况下,美国应认真考虑停止各州重启,重新采取封锁措施。他警告称,我们正身处于一场“完美风暴”之中,新冠疫情对于公共卫生从业者来说是最可怕的噩梦。(完)

2020年上半年,在保险行业22笔融资事件当中,红杉中国投资的健康险科技服务商暖哇科技、海纳亚洲投资的企业团险平台保险极客、淡马锡投资的健康险公司Alan、中国人寿再保险投资的镁信健康以及异地会诊服务平台会诊帮等至少6家公司均已涉足医疗健康类保险业务。

对此,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说,核酸检测与抗体检测是检查两种不同的成分,一个是查的病毒核酸,一个是查抗体。查核酸主要是查鼻咽部有没有病毒核酸成分,若为阳性,则存在感染状况。抗体产生的时间是感染后的两周后,不是一感染就有抗体。两者是从两个不同的角度来反应感染状况。

据报道,Lemonade上市前的融资额累计达到4.8亿美元,上市后将成为全球第四家保险科技的上市公司。

传统行业的颠覆力量,红杉、高瓴均已押注

那么,为什么确诊病例前两次核酸和抗体检测结果都是阴性呢?吴尊友说,抗体阴性是很正常的,核酸检测出现阴性有这么几种情况:一是新冠病毒感染后,病毒主要在肺部,采样主要是鼻咽部,病毒在肺部的话,病变产生的分泌物将肺部气到堵塞,在咽部的病毒量很少,不一定采的到。第二,采样的时候也可能不到位,质量不高,有的病毒没采到。第三种情况,病人感染后病程在变化,采样时期也会影响采样质量。这三种情况,都有可能造成检测阴性也确诊,这种情况临床上比较少见。对于一个人如果和新冠病人接触了,去过高风险地区,又有临床症状,检测阴性不能否认其感染,有症状也有流行病学史,结果还是阴性,需要重复采样检测。一个人是否感染不能仅依靠实验室检测,要根据流行病学史和临床症状三者结合。如果一个人没有去过高风险地区,也没有接触过病例,这时候检测阴性应该是安全的。

根据菲政府新发传染病管理机构间工作队第51号决议,7月3日起菲律宾开始国家抗疫行动第二阶段计划,很多行业在“新常态”卫生标准下复产复工,人与人接触机会增加。卫生部表示,这也是新增病例上升的原因之一。

延伸阅读 北京一病例出现症状未报告 居家隔离14天后与友聚餐 北京昨日新增3例确诊病例 均在大兴区 蔡奇调研时遇到居民遛弯乘凉 叮嘱其做好个人防护

Lemonade成立于2015年,是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不同于传统保险公司,Lemonade没有建立由保险代理和办公室组成的销售网络,而是运用人工智能聊天机器人在网站和App为客户提供注册、销售、理赔等保险服务,保险产品覆盖财产保险、意外伤害险、租客保险、宠物保险等多个险种。

疫情初期,他多次就防控疫情提出客观、理性的建议,但屡屡遭到美国政府内部一些反科学人士的抵制。又因为他经常在媒体上发表与美国政府立场相左的言论,福奇的声音逐渐被白宫弱化。他也因此被一些极右翼分子和阴谋论者视为异己,他本人甚至收到过“死亡威胁”。

从财务和运营数据来看,Lemonade已显露出成功的早期迹象。尽管尚未实现盈利,Lemonade的增长堪称迅猛,2019年,该司营收达到6730万美元,增幅超过2倍多,用户数量超过64万名,较2018年翻了一倍多。

某保险经纪公司高级经理也向投中网提及,“2020年的前个三月本是保险公司业绩的‘开门红’,但疫情阻碍了和客户的线下见面,导致新客开发困难。疫情以来,大家都意识到了健康的重要性,尤其背负着房贷、养孩压力的90后群体。短期团险、大病险等产品很受欢迎,线上购买保险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多。”

新玩家的入局还带着一定颠覆意味。红杉合伙人Haim Sadger就曾表示,Lemonade将会进一步重塑保险行业。

对于这一趋势,资本端的嗅觉同样敏锐。

根据《后疫情时期中国保险需求的18大发现》,疫情之前,互联网保险的转化率较去年增长约73%,疫情期间,转化率较去年大增至232%,互联网保险等新兴公司未来或有弯道超车的机会。

与此同时,资本端也在这一赛道争相布局。

爱心人寿向投中网表示,疫情期间,线上营销和网络报导可以在短时间内引发民众的对健康风险的关注,民众的保险意识呈现突发式增强,随之带动潜在需求。“作为一家新兴险企,爱心人寿很早就注意到了消费者对医疗健康服务的更高需求,并通过自建社区诊所、与知名医疗机构合作、打通保险端与医疗端支付通路等方式,围绕医疗健康保险及相应服务的需求进行了相应布局。”

由于不被信任,福奇长期被边缘化,甚至“被禁言”。据《金融时报》10日报道,福奇在采访中坦言,自己已经两个多月未当面向特朗普汇报疫情进展。他还表示,自己最近很少接受电视采访,可能是因为自己总说实话。

医疗健康保险或迎爆发,敏锐资本已低调布局

“因为是新赛道,不太好找对标头部企业进行测算,因此通常会进行具体需求的分析,假设盈利模式是保险产品销售,就要评估潜在消费人群的规模,看看是否有足够大的赛道。如果前景不明朗、行业稳定性不足,可能会有一定风险。”Steven表示。

Lemonade的崛起,不仅给软银带来久违的喜讯,也为模式成熟的保险行业再添了一个新的创业样本。

随着美股市场回暖,软银版图下的美国互联网保险公司Lemonade于7月2日在纽交所成功挂牌上市。根据CNBC报道,Lemonade上市首日大涨138%,市值突破30亿美元。

报告显示,全菲当日康复202人,累计康复12588人;新增5例死亡病例,累计死亡1134人。目前,全菲仍有新冠肺炎病例36457例。

除了软银,Lemonade背后的投资机构亦十分耀眼。2015年,刚刚成立的Lemonade获得了由红杉资本领投的1300万美元种子轮融资,创下红杉投资史上最大一笔种子轮融资。此外,General Catalyst、GV(前身谷歌风投)、Alpha、Thrive Capital、Tusk Ventures、XL innovation等一众硅谷知名机构也在其列。

原因恐怕要从白宫找。美国总统特朗普自上周以来多次表明反对福奇的态度。他曾说,“福奇博士是个好人,但他犯了很多错。”对于福奇主张延缓重启的建议,特朗普称,“我认为我们处于很好的态势,我不同意他的看法。”

这样的特性让Lemonade在年轻消费者中站稳了脚跟。根据招股书,该公司约70%的客户年龄在35岁以下,90%的客户表示以前没有买过保险产品。

“目前,保险领域的初创企业主要分为两大板块,一是保险科技,二是保险模式的创新。保险科技可以细分为保险系统、风控、管理平台等等,模式创新可以分为在线销售、创新险种、众包模式、供应链创新和渠道赋能等。”沈文杰分析道。

与此同时,疫情也加速了保险的线上化趋势。通常来说,保险客户倾向于面对面购买保险产品,但迫于疫情的客观情况,无接触、线上化消费行为涌现,服务场景也得以大幅拓展。爱心人寿向投中网表示,“疫情之后线上投保的比例明显增加,公司线上投保率和理赔率达到95%和97%”。

美国知名媒体Business Insider在报道中援引晨星公司(Morningstar)保险分析师布雷特·霍恩的观点,如果可以利用技术降低获客成本进而扩大规模,Lemonade将会前途无量。

腾讯微保与上海复旦大学联合发布的《后疫情时期中国保险需求的18大发现》显示,疫情期间,人们的总保险需求在上升,其中健康险产品的需求比去年同期增长显著。

作为保险科技领域的“网红”公司,Lemonade曾两次获得软银的重金投资。据报道,软银曾于2018年和2019年参与了该公司C轮和D轮的融资,投资金额超过3亿美元。据招股书披露,软银持有Lemonade 27.3%的股份,为最大的机构股东。

连日来,多家医院表示接诊新冠肺炎患者的病区床位爆满,民众关注菲医院后续的接诊能力。菲卫生部通告,截至7月7日部属医疗机构为新冠肺炎患者提供了1.45万张床位,其中重症监护病床1306张;共配备了1989台呼吸机用于新冠肺炎。中央政府及地方政府管理的隔离设施和新冠肺炎轻症治疗区,提供了5万多张床位。大型隔离治疗设施为新冠肺炎患者预备了3000多张病床。

不过,在大多数美国民众心目中,福奇以其丰富的经验和率直的言论深受喜爱。疫情期间,他经常登上各种热搜榜,成为推特、脸谱等社交媒体上的“网红”。有民调显示,相比于特朗普,美国民众在疫情方面更信任福奇。

不难看出,疫情进一步唤醒了人们的健康意识,这在保险的消费端有清晰的折射。

值得关注的是,2020年的疫情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保险业态。

在中国市场,保险行业的融资活动同样活跃。

美国政府内部为何突然对福奇发难?

若Lemonade发展势头良好,深陷投资泥潭的软银或能扳回一局。

麦肯锡《疫情下中国保险业的近思与远虑》报告指出,早在2003年SARS之后,围绕SARS的保障需求曾出现多种保险创新产品,当年健康险业务甚至连续几个月出现100%到300%的高增长。而2020年的疫情将进一步激发客户对健康险、意外险和寿险的需求,本就快速增长的医疗和健康险板块将被进一步点燃。

保险行业历来由大型公司主导,整体增长已经趋缓,并不适合创业公司入局。但近年来,诸如Lemonade的新兴玩家,凭借科技手段或是模式创新杀入了巨头的游戏,

昔日明星项目如Brandless、OneWeb、Wirecard接连折戟之际,软银押注的另一家企业终于成功上市。2020年7月2日,美国互联网保险公司Lemonade成功登陆纽交所,开盘大涨138%,市值突破30亿美元。

多部门合作,提升抗疫能力迫在眉睫。当天召开的抗击新冠肺炎新闻发布会上,菲卫生副部长玛丽亚·罗萨里奥·韦尔吉雷与来自菲律宾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公共卫生专家,共同探讨卫生、安全、通信等领域如何合作,公立与私立机构如何联动,以建立起公共卫生支持网络,更好服务于菲律宾民众。(完)

“保险领域的投资机会,比如互联网保险,都属于新出现的赛道,比较考验投资人的眼光。因为不确定性比较高,PE不太倾向投资。”香港某PE投资总监Steven向投中网表示。

对于疫情催生的种种变化,沈文杰向投中网分析道:“投资需要预判消费,消费也会引导投资。这次疫情为市场带来了一些变数和契机,疫情之后大家会重新审视市场,是否发生了质的变化,哪些变化是长久的。很多公司在疫情期间收获了红利,但还是需要跟踪和识别长久的发展。”

现年79岁的福奇,目前担任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他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先后为6位美国总统提供公共卫生方面的专业建议。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福奇一直是白宫冠状病毒应对工作组主要成员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Lemonade崛起于模式成熟、巨头“掌权”的保险行业,随着移动互联网和科技的发展,这个看似“新手免进”的赛道已然成了创业者的新兴竞技场,红杉资本、KKR、红杉中国、高瓴等国内外顶级资本也皆已布局。

平安保险的销售经理向投中网表示,“疫情以来,消费者的购买力有一定下降,这对保险业务产生影响,但明显可以感到,人们的健康意识和保险理念有所提升,医疗报销、存钱保大病的保险非常受欢迎。”

天使投资在逃亡还是在逆袭

20世纪早期,在纽约百老汇,富人经常会出 […]

独立日演讲特朗普说些什么

前一天单日新增新冠病毒确诊病例数据达到5 […]